阅读新闻

​发行量大减,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大涨,却将触发奔溃点!

[日期:2020-07-01] 来源:集邮之家  作者:集邮之家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拜读一夜七次狼的《打折可怕,盲目减少新邮发行量更可怕》,对其中的一些观点表示认可,但有一些观点不敢苟同,对此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欢迎任何人反驳。你留言或者写专门的文章都可以。



一、打折跟发行量多寡关系不大,在结算制度


邮票打折是很多人看不懂的,也是被很多集邮爱好者诟病的对象,甚至在2000年前后还成为人大代表提案,年年要求邮政必须想办法制止邮票打折,这个勇士叫杨先龙,现在已经不提了,不知道是他退休了还是不再提了。而实际上,邮票打折是1985年将邮票分为集邮邮票和寄信邮票的时候就开始了,熊猫3元小型张打折多年,这个是非常显年纪的事情。打折的根源是将邮票按印刷品结算的结算制度,邮政将邮票打折预订或者直接卖到市场,只要折扣高于结算价,那就是赚钱的。折扣是多少呢?印刷费,几分钱。这就是打折的根本原因。

但是为什么当年对邮票打折的印象很淡漠呢?当时邮票还大量用于通讯,有收割不完的新鲜韭菜不断涌入,绝大多数邮票发行之后都是爆炒,排队都买不到,熊猫3元小型张打折这种癣疥之疾那自然没什么人提起。1997的香港回归金箔小型张让邮政明白,原来韭菜不仅仅可以用镰刀,还可以用收割机。不仅可以赚面值部分,还可以赚溢价,还可以将溢价到市场价的差额装到自己的私人腰包里,这种好事,简直比印钞还爽,那些年,集邮公司经理,那可是一个美差。2000年之后,将邮票版式变小之后,尤其是2003年有了小版之后,邮政吸取1997年收割韭菜过猛的教训,改为将大部分邮票装册高价出售,邮册不仅可以赚面值部分,还可以赚溢价,还可以将溢价到市场价的差额装到自己的私人腰包里。市场收到册子之后,再把册子里的邮票抽出来,出售给集邮的人,或者等待下一次插册。这样就是邮册的抽插游戏。一抽一插,爽的不要不要。

加入邮票交流群


欢迎加入邮票交流群,

一起交流集邮心得体会!

时间段分别为1985-1991萌芽段,1992-1998发行量剧增段,1998-2006发行量萎缩段,2007-2014年产品票段,2014-2017文交所段,2017-2020快速萎缩段。


二、买不到和集邮公司关系不大,根源在发行制度


和当年黑心的钱币几乎不对外出售不一样,邮票是有面值部分出售的,那就是可以预订,而且是有部分零售的。2003年的小版刚出来那年,很多人是可以摇号预订的但是没有参与,有些邮局也是求着订户的,但是也没多少人理会。2006年的大版预订也是类似。2008年前后的一段时间,小版地板价,有些地方的小版没人要,就求着大户把数量给订走,甚至还得打折预订才能把套票预订出去。很多地方是按比例将小版和套票批量订出去,通常是1:4。


那么邮票买不到都是什么原因呢?第一是集邮公司克扣零售邮票,这个是很难控制的,只要邮票高于面值,集邮公司在经济学基本原理的驱动下,必然克扣邮票,反正无法监督。而且是监督越严,利润越大。这里求国家邮政局别监管那些重点邮票,什么生肖抗疫小康,多发点邮票比严格监管要好得多。甚至一些打折邮票,一些没见过世面的集邮公司甚至还会捂着邮票不卖当宝贝,结果在怀里发芽。

第二是零售量太小,大部分邮票只要你愿意排队,那么还是可以买到的,虽然排队已经完全不符合新一代韭菜的口味。


那么又是那些人在叫唤买不到邮票呢?是那些没有预订邮票的,还有一些新入门的,或者虽然预订了但是没嫌够的。比如在极度萎缩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有个抗疫邮票,不发个一个亿来增加新的后浪,反而极度保守的只发一千万,这又是咋回事呢?


三、游戏制定者和利益和后浪的利益反而是最贴合的


后浪的一些诉求,如集邮公司克扣搭售,不守规矩低价出售,只有五套怎么市场上全是整版,怎么提前公布邮票发行量啦,怎么不提前公布发行量啦等等,游戏制定者都是有求必应,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一个个补丁接踵而至,最后将发行政策改到他妈妈都不认识的地步。但是唯独对邮票不再打折这个诉求无法响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长达35年的一贯发行政策,如果修改,是整个生态的改变。


2020年邮票发行量降到了700万级,有500多万是邮票预订,能够用于溢价赚钱的部分仅有100万左右,这个时候将邮票的版式做小,也增加不了多少邮票可以用来做册子。这和2016年一个四轮猴大版面值38.4却能轻松卖800元的好日子相比,那相当于一个是南极零下80度和吐鲁番50度的区别。在这样的极低发行量情况下,网厅的大版折是秒光的,一些邮票已经高于面值,那么为啥不增加发行量?

这就涉及到游戏制定规则者的思路了。很多人都以为油政只是邮票发行不好,老打折,其实是全方位落后,对资源和系统的整合与把握能力,相当于常凯申和毛润之的区别,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油政在充分竞争的快递市场,市场占有率只占百分之四。


游戏制定规则者的思想仍然是适度从紧,与民争利。抽插游戏为什么2017年之后玩不转了,邮票出来一套打折一套,大小版都打折,把册子里面的东西抽出来折算,连交税都不够。咬着牙坚持了一年,发现还打折,继续减,还打折。到2020年了不打折了,但是用于溢价赚钱的邮票数量少了一个数量级了。


4集邮生态问题


在集邮邮票规则下,分别有以下玩家:

1.需求量小于5套的集邮爱好者,又称散户,韭菜,后浪,收割机钝化剂,邮政既要依靠它们来完成最基本的数量预订,如套票,但是又不想给太多,规定五套。每次邮票零售排队还去排,生肖邮票还通宵。

2.需求量大于5套的集邮爱好者,他们是终极接盘侠,集邮公司的中流砥柱。他们做到了以邮养邮,或者有办法能将邮票分发给周边的人,或许能从集邮公司那里拿到一些折扣,但是能拿到的邮票数量有限。

3.邮商。邮商通常是不集邮的,只赚流水。他们从接盘侠那里收购预定的邮票,或者从集邮公司那里拿到邮票,有利润就卖,一些不懂基本经济原理的屌丝对邮商极度排斥,动辄就说他们怎么搞到的成千上万版邮票,而不懂邮商才是平抑市场价格的终极力量。

4.销售机构集邮公司专卖店。集邮公司一方面要完成游戏制定规则者摊派下来的任务,一方面做一些小动作,比如将高于结算价(不是邮票面值)的邮品和低于结算价的邮品打包卖给邮商,克扣一些紧俏的邮票,只零售十分之一的零售票,给自己创造灰色收入等等等等。

5.抽插游戏制定规则者,如前邮电部,前信息产业部,前国家邮政局等。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他们制定的一些拍脑袋政策造成了以上四方都不满意,或者损害了多方的利益。注意他们的利益和集邮公司并不完全一致。

6需求大于5套的邮册制作机构,它们的需求1000起步,1万洒洒水,10万不算多。

现有的游戏规则的必然会出现邮票惜售,只象征性零售一点点邮票,憋出高价来卖出邮册实现超额利润。等到所有后浪都买到了心怡的邮票,价格就会一跌到底,成为接盘侠。所以游戏制定规则者不会去想着如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培养新的韭菜,也不会让利于韭菜,在收割间隙施施肥。至于什么将邮票按需求差量发行,按需定制,让利于民那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词汇了。在这个生态系统里的那些阿猫阿狗的生死存活,也是一概不管。


30多年来将邮票分为集邮邮票和寄信邮票的最终结果,是养了非常庞大的销售机构,但是近几年销售极度惨淡,赚到的钱将会出现不够维持机构运转的情况,而发行量减少,尚未迎来反弹点,却快触发崩溃点。崩溃点到来的时候,可能首先出现的是销售机构大量裁撤,正如将邮局搬到里屋,外面卖水果蔬菜那样。到那时候邮局的营业员用刚刚盖完戳的手撕纪特邮票的画面不要太美。


我只是来看有人起高楼,有人楼塌了,世事变化无常,爱咋地咋地,跟我只有一毛钱的关系。



阅读:
录入:gyg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不要再问我收藏古钱币的意义了!看这儿.....
下一篇:用实寄封记录2020年这届特殊的高考!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